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Evil In The Night(我的嗜血男友)(第九章 热潮)

想念冷漠男孩的咸鱼🌚:

*吸血鬼盾×吸血鬼猎人冬


*几百岁的年龄差。非典型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


巴基的意识渐渐清醒,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有如鼓点般剧烈。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热,他眯着眼用手背蹭了蹭自己发烫的额头,恍惚间他以为他发烧了。


他一定是发烧了,否则他不会那么难受。


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巴基翻身下床,想要去喝一杯水,顺便问史蒂夫有没有退烧药。虽然现在是凌晨时分,他的吸血鬼肯定还醒着,因为吸血鬼根本不需要睡眠。该死的,吸血鬼还不会生病。


巴基随意套上一件衣服,打开门走到客厅。他的夜视能力极好,不需要开灯,所以他立刻发现了史蒂夫的画室还亮着微弱的橘色灯光。


史蒂夫在作画?


巴基渴极了,他无心思考这个问题,只想痛快地喝水。


他们的公寓没有空调,好在现在正是深秋,吹来的风足够凉爽。他得感谢史蒂夫是那种喜欢开窗通风的吸血鬼,早知道他经常听到其他猎人抱怨住宅的通风问题,吸血鬼似乎倾向于把自己封闭得严严实实的。噢对,他们的祖先之前在棺材里待过。


巴基打开冰箱,被吹来的冷气迷住,足足吹了半分钟才舍得把门关掉。他倒了一杯水,在头晕目眩中喝光了它,然后又是一杯。巴基感觉自己喝了两升的冰水,好在他的渴意已经缓解了。


他恨不得直接睡在木地板上,但是客厅的木地板不是正确的选择。他用洗碗池的水龙头洗了把脸,却又发现自己并不需要清醒。该死,他的脑子一团糟。


巴基走过史蒂夫的画室,寻思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或者问他有没有退烧药,但打扰别人作画实在不够礼貌。实际上他们这几天的相处显得过分“礼貌”。


从史蒂夫把他的秘密告诉巴基而巴基又意识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吸血鬼之后,他们都默契地保持距离。并不是巴基不想靠近,他只是感觉到吸血鬼在躲着他,从目光到肢体语言,过于生涩和僵硬。


巴基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和史蒂夫好好相处,甚至提出一起去超市采购的计划,史蒂夫答应了,可他们在超市因为手指上的日光戒指而被不少人误认为是一对,导购员甚至问他们需不需要润滑剂——非常有帮助,这让他们更加“亲密无间”了。


气氛渐渐变得微妙,可巴基说不出是因为什么。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史蒂夫反悔了,想要找机会把他灭口;史蒂夫还想把他赶走,为了他的“安全”;他不讨厌史蒂夫,他甚至挺喜欢史蒂夫的;他可能想要更进一步——巴基从没试过喜欢上一个男人,更别提对方还是一只吸血鬼了。但他记得那种感觉,当他对一个人有那方面的好感,他会不自觉地关注那个人,如果靠得太近会有些紧张和不安。


但他本来就该时刻关注他的吸血鬼不是吗?因为那是他的职责所在。他靠近吸血鬼的时候确实应该紧张,因为那个金发男子不是肯娃娃而是一只随时可能变成嗜血魔鬼的危险生物。


他对史蒂夫的感觉符合两种情况,他快要分不清了。总之他不该在他头脑不清楚的时候思考。


巴基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那道光很久了,他决定问一下史蒂夫有没有退烧药,鉴于这三天来他们的对话不超过二十句,他应该多找些话题。


而且他的头疼得厉害……


他伸出手敲了敲门,同时努力控制自己的心跳。可当敲门声响毕之时,画室的灯灭了。


也是在那个瞬间,巴基的意识浮出水面,变得清醒无比。所有的异常症状,包括头晕、无力、干渴、发热全都消失殆尽,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一切突然恢复原状,巴基措手不及。


他扭动门把手打开门,只看到一片黑暗——史蒂夫也消失了。


这一次真的太明显了,巴基没办法忽视——史蒂夫在躲着他,出于某些原因,总之他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巴基把手按在门边的开关上,久久没有按下去。好吧,他决定给史蒂夫留一些空间和隐私,他还有剩余的耐心,尽管他的耐心正在耗尽。


他重新回到房间躺好,清醒的意识和塞满脑子的疑问让他在后半夜无法入眠。为什么史蒂夫要躲着他?为什么他的身体会有那种反应?他的异常反应是不是跟史蒂夫有关……


时间过得很慢,巴基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直到感觉吸血鬼回到了公寓。


*


“早上好。”


吸血鬼一边煮着咖啡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应道:“早上好。”


“你最近很忙吗?”巴基拉开椅子坐好,摆弄他的猎人手枪。史蒂夫从来不反感他这么做,所以此刻史蒂夫的无可适从一定和他的动作无关。史蒂夫不会以为他在针对他,但是事实是,如果史蒂夫再躲闪,巴基就要把枪口对准他的心脏。


史蒂夫终于听懂了他的意思,停下了动作,“我昨晚不是有意失礼的,我……”


“不只是昨晚,史蒂夫。”巴基不算温和地将手枪放在桌上,直视吸血鬼的蓝眼睛,“已经三天了,史蒂夫,你从那天晚上开始就变得……很奇怪。你说你以为我讨厌你,我猜事实正好相反。”


“不——”


史蒂夫快速回应却又没有再说出下文,像是在组织语言。巴基叹了口气,站起来,“算了,我出去透透气。”


“巴基,”史蒂夫叫住他,“你还没吃早餐。”


“我宁愿去公园对着一棵树吃早餐。”


“拜托,我不是故意的。请你相信我。”


巴基扭头,对上那双再真挚不过的蓝眼睛,脾气一下子消减了一半。他重新坐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史蒂夫?我昨天晚上被一股热潮袭击,以为自己发烧了,可所有的异常症状都在你离开后消失。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史蒂夫看上去很惊讶,接着他的表情又变得神秘莫测,进而是自责和愧疚,巴基的头更大了。


“说话,史蒂夫。”


“因为契约。你知不知道根据契约猎人可以感应吸血鬼的渴望,主要是嗜血的渴望。而血清放大了我所有的……我很抱歉,我还不知道怎么控制这个。”


“不,”巴基皱起眉,“那种能力已经减弱了,猎人无法长久承受这些,所以契约的内容做了修改——史蒂夫,你没办法控制自己了吗?”


这个想法让巴基不寒而栗,他不是没有见识过血清的威力,只是担心自己之前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史蒂夫摇头,“不,不是嗜血……也可能是,我分不清。总之这是新的东西,我还学不会怎么压制。”


巴基感觉自己在审问史蒂夫,这让他良心不安,可如果现在不问出答案他又不甘心——史蒂夫就在他眼前,他们靠得那么近,如果他不把握这个机会他就是个十足的傻子。


“到底是什么?”


史蒂夫看上去想要逃走,大概在所有猎人眼里吸血鬼都是一副想要逃跑的模样,所以巴基往前凑,抓住了史蒂夫冰凉的手腕,“你可以告诉我,不管是什么。你连血清的事都告诉我了不是吗?”


“如果我不能告诉你这个呢?”吸血鬼试探性地提问,躲闪的目光一直没有定位在巴基的身上。


巴基加大了力度,“你影响到我了,我有权知道。我们一起解决,就算是为了我能睡个好觉。”


吸血鬼抱歉地看了看他,“我很抱歉,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那是一种渴望,对吗?”


吸血鬼点点头。


巴基耐着性子,“那么,那种渴望和什么有关?”


过了半晌,巴基才反应过来史蒂夫一直看着他,从他问出那个问题开始。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热潮袭击了他,就像昨晚他感受到的,只是没有那么强烈。


“你渴望我?”


巴基被自己的话吓到了,接着他发现吸血鬼并没有纠正他的意思。他同时发现吸血鬼对他的嘴唇似乎有着浓厚的兴趣。


像是突然被击中,巴基想起了那天晚上还发生了什么——他吻了史蒂夫


“上帝,你——”


就这样,吸血鬼又一次从他眼前消失。


所以说,史蒂夫是在……害羞?


*


巴基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史蒂夫的突然疏远吸引,完全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太不可思议了,他的吸血鬼在渴望他的吻或者别的东西,同时完全不知道如何克制和掩饰。


而吸血鬼的办法就是保持距离。这对吸血鬼来说再容易不过了,毕竟史蒂夫可以瞬移,巴基永远不知道他的吸血鬼下一秒会在哪里。


像是印证他的疯狂猜想,巴基闯进了史蒂夫的画室。他以为史蒂夫会立刻出现并阻止他,但是史蒂夫没有。


这是他第三次踏进这个房间,和往常一样这里堆满了画,有素描还有油画,或许还有别的,但对于巴基而言就是有颜色和没颜色的差别。猎人很少关注艺术,他们对艺术更没有什么天赋或者造诣,他们天生对危险的运动和刺激的游戏感兴趣,显然,没有什么比猎杀吸血鬼更让猎人感兴趣。


噢,这听起来真是太讽刺了,他们是天敌,而只有吸血鬼能够让猎人感到兴奋。


现在他的吸血鬼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渴望他。


巴基走向画室中央的画架,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他展开那幅未完成的画作,上面画着的显然不是风景或者静物,颜色也十分单调——类似铁锈的颜色。巴基猜想这是一幅地图,因为他认得出画中的轮廓,那是旧教所在的地区。


这幅地图显然没有完成,巴基坐在史蒂夫平时作画的凳子上,想要努力看清上面的文字。


这看上去很像……古英文,字体有些难以辨认,还夹杂了如尼文还有……那是女巫的咒语吗?


巴基把手按在那幅画上,也就是那个瞬间他发现了一些奇妙的轮廓。


他咬着唇,带着说不出的负罪感和想要立刻逃跑的心情揭开最上面的地图。


不得不说,史蒂夫的画技很高超,巴基还以为自己在看着镜子,这感觉挺诡异的。


同时,史蒂夫还慷慨地美化了他的身体。


*


*


*


TBC


希望大家能看懂😂接下来大概就是艰难的恋爱过程了。喜欢的吸血鬼总会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来到巴基身边的。和两百多岁的纯情处男谈恋爱很累的🌚


谢谢大家的鼓励❤


想要评论~🌚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