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滑冰者与画家

【双向暗恋~甜】
出去玩看到溜冰场引发的脑洞><
一发完!!

市中心有一个露天溜冰场,它是无数人的休闲场地,每天形形色色的人在其中留下自己的足迹


五点钟到了。

Steve掐好时间,拿好速写本,一样的笔,一样的速溶咖啡,一样的位置,在溜冰场的看台中坐下——这的位置视角刚好可以完美地观察到全场

一个小女孩儿和往常一样,不断地练习着旋转动作;一对情侣,女方颤颤悠悠地抓着男友的手臂,小心前进;也有技术成熟的老手,熟练地穿梭与人群之间,留下完美的曲线。这些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人。



而这些人中最吸引Steve的是一个栗色头发的男子

Steve甚至能说出他每次到来要做的事:

五点钟时到达场地,换上一双黑色溜冰鞋后便开始滑冰。
他并不像是专业选手一样,而是随性地,自由地穿梭,时而加速滑行,时而又放松下来,完成一些跳跃或是旋转的动作

正是他随性地形态让Steve第一次看到他时便移不开视线

第一次看到他时,他正放松着张开双臂,在滑冰场中绕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他双目微闭,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在感受着转身时拂过的微风。
Steve更是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身体弧线,每一瞬的动作他都想记录在速写本中,在Steve心中他从此变成了溜冰场中最美的风景。


不得不说,第一眼,Steve就迷上了他。

他开始天天都来溜冰场,他找到了一个最好观察他的位置,记录下每一天他最优美的形态,从着装到表情,每一个细节他都不愿放过。

每当画画时他心里还忍不住感叹着“天哪这个表情好好看”“天哪这个动作好美”…

他想接近他,可又担心他不接受,只能把所有感情寄托在笔尖。

……

直到有一天,他的画不小心被别人瞄到





“什么!!?他在画我!!?”Bucky当场差点没把刚喝进去的水喷到Sam脸上。

“肯定是你没错,他花画得很认真很仔细,一看就知道是你,而且我在他后面坐了一会儿,他画完一张又接着画你,天知道他画了多少张…”Sam点点头,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无聊来看看你滑冰,没想到发现这么一个痴汉。”

“你确定是那个金发,大胸,看起来很有魅力的画家!!?”

Sam差点没因Bucky的形容而把刚喝进去的水喷出来:“是是是!就是你和我说过的那个…”

Bucky因不敢相信现实而嘴巴半开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Bucky早也发现了每天固定时间来的金发男人。

他每天都在同样的位置,穿着有点老古板又简洁的装束,手中一个速写本,座位旁有一杯速溶咖啡。他看起来很安静,天天都一个人坐在树荫下,Bucky余光时时可以看到他在低头作画。

也许是他的天天出现让Bucky感到安心,或许是他认真作画的样子令Bucky着迷,每天到溜冰场时Bucky内心总是忍不住期待着能看到他,而他每次也都神奇地没令Bucky失望地出现。

Bucky有时甚至会好奇他在画什么,可也找不到理由接近他,只能享受着每天与他一起莫名同时地待在滑冰场。





夜色降临,环绕溜冰场的街灯亮起,灯光包围的溜冰场在夜色下散发出温馨的光,在群星的点缀下浪漫极了。


Steve完成了最后一幅画,大呼一口气。

今天的栗发男人似乎老是往这边看,Steve甚至觉得他注意到自己了,想到这个他不禁激动起来,可又担心万一他不喜欢自己被别人画怎么办…但转念一想他到底有没有注意到自己还不一定呢…

他收拾着工具,这时传来一个声音

“嘿…请问我可以欣赏一下你的画作吗?”

他内心一惊,猛一抬头,竟是这个栗发的男子!
内心犹万只草泥马奔过,又犹万朵鲜花开放,到表面只是瞪大的双眼和僵住的身体。

“呃…我…我……这个…呃…”
支吾半天,Steve心想恐怕再不回答出个像样的话他就认为自己没有语言能力了。

没想到栗发男子绽放出一个笑容,接着说到:“别紧张,我就想看看你把我画得好不好看。”

Steve全然不知自己是怎么暴露的,草泥马奔腾地更猛烈了,可既然已经暴露也没必要掩饰了,只好回答:“真不好意思,请问你不生气?”

“当然不,被一个你这样的画家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Bucky说着伸出手,在说“你”的时候眼神明显有别的意味,“你好,我叫Bucky Barnes,很高兴认识你。”

“Steve Rogers”Steve故作镇定地跟Bucky握了手,“嘿,要是你真想看的话,不如我们哪天一起喝杯咖啡吧。我还真有好多画作可以给你欣赏。”

“我很乐意,有杯速溶咖啡再好不过了。”


Steve再次因Bucky连自己爱喝什么咖啡都知道而等大眼睛,可他都知道自己在画他了,咖啡又算什么呢。

……

溜冰场,小树荫,两个人,一切都没有变,一切又都变了,夜晚的溜冰场路旁,多了两个双手紧握的人。

他们都说没见过两个才见面不久的人可以那么恩爱,其实,他们两个好早好早之前,就已经“认识”了。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