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演技(Side Chris)

妈哒甜死我了

蒹葭37:

NULL:



演技(Side Chris)




CP:Chris Evans ×Sebastian Stan




 




 




 




——在表演之中,懂得如何利用一切自身的有利条件去充实表演的角色,这也是一种演技。




 




——演技主要应体现为一个演员对自我先天条件的认识与运用。




——从而结合对角色本质情感的理解,进而找到自身与角色的最佳契合点,来完善角色的表演。




 




 




如果给他无限的资金,无限的资源,无限的人脉,没有赞助商,不用担心票房数,更不用搭理那些尖酸刻薄的影评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给他拍一部电影,Chris想——他还是会拍部爱情片。




 




他要去这世界上第二美好的地方(第一毫无疑问是迪士尼乐园),花费数个月的时间,只为等待一抹最完美的光线,照在那个人眼角处温和的笑纹上。




他考虑过无数的女主角,名单列了长长一条,仍然还是待定。但他心目中的最佳男主角——名单上只有一个人,他的名字是Sebastian Stan。




 




是啊,Sebastian Stan,他的Bucky,他的好搭档,那个有着漂亮欧米伽型下巴,玻璃珠般的蓝绿色眼眸,微笑时嘴角还会勾起一个美好得让人窒息的弧度的东欧人。




Chris曾经近距离观察过Sebastian的嘴唇——嘿,别误会,只是用眼睛看而已。那时在美队2的杀青会,他拿着手机左思右想着要不要把同在纽约的Sebastian也喊来,可等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点开锁屏,才发现——他压根就没有对方的号码嘛…




 




然而就像上天特别给了他优待般,他刚为自己暗自沮丧了不到半分钟,就听到门口传来Markus的声音。




 




“嘿——Sebastian!你也来啦!”




 




他连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有点做贼心虚般(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地喝了杯龙舌兰,转身就看到对方已经来到自己的面前了。




该说些什么呢?要知道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见过面,甚至连短信都没传过一条。估计是准备进剧组要转变造型,Sebastian的头发留长了,没上发蜡的深棕色卷发柔软地垂在耳侧,随着他那忽然间的举动而欢快地跳跃起来。




 




“Chris…你还记得我么?”




 




这个问题让他有点懵懂,但对方那充满着莫名与不安的表情却让他无法置之不理。所以Chris选择张开手臂,把这个不知为何脸颊通红的男人抱在怀里。




打圆场是他擅长的事情之一,而对于这种人前的交集,他有着毫不逊色的演技。




 




是的,一切都是演技而已。作为演员,必须在‘action’前进入角色,但又得在‘cut’之后回归现实。然而现实又有几分是现实呢?




嗯…不过现在怀里这个意外柔软的男人却是挺有真实感的。




 




是的,真实感,说起这个,Chris想等会他绝对要请Sebastian喝一杯。然而请客的原因不能说出来,不过那个体贴的男人也不会多问的不是么——他永远那么甜蜜可人。




 




几轮酒下来,他也感觉有点恍惚了。周围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这几个月真要感谢他们的耐心,要知道刚开始他的状态并不好,那红蓝紧身衣穿在身上就像套上了个枷锁般,他友善甚至连台词都背不出来。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演技尚需磨炼,但这么迷茫的状态还是第一次。他有点沮丧地坐在苹果箱上,捏着剧本都不自觉地就开始发抖了。




 




“嘿——你还好么?”




 




而Sebastian就是在这时出现,大方地坐在他隔壁,陪他对台词,开玩笑地说着‘你可以好好干啊你可是拿走了我想要的那份工作的男人’。Chris半眯着眼睛,看着一抹浅浅的笑纹随着对方嘴角的弧度缓缓浮现,最后绽放为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




 




在学院时,教授曾经说过。




 




——当你无法展示出你应有的演技时,尝试去自身与角色的最佳契合点。




 




他与美国队长有什么契合点呢?说实话,真没多少。他低头看着那只有台词与简单的附录指引的剧本,脑海里盘旋着补习漫画时所看到的内容——正直,充满正义感,爱国情怀似乎有点太强烈,以及,作为一名领导者应有的责任感。




可是他——好吧,典型的美国式男孩,小时候顽皮得有点过分。比起精英般责任感,他更爱的是自由自在。说实话,Steve那样的男人在现实生活中恰恰是他所敬佩却深感无法匹及的人物。




 




不过,幸运的是他们都有着同样善良贴心的伙伴不是么?




 




Steve有Bucky,他有Sebastian。




在拍摄的几个月里他们间总有着一种一拍即合的默契,无论是对台词还是动作戏,除了每当他要配合CGI技术蹲在苹果箱上时Sebastian总是憋不住笑。




 




 




人群的喧哗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朦胧间听到的‘Sebastian你还好么’的喊声让他的心咯噔了一下,连忙丢下酒杯大步走向人群中心。而在那张宽阔的半圆形沙发上,那个全世界最甜蜜的人正皱着眉地躺在那里。




 




“他在发低烧…我就知道,以Sebastian的性格一般来说是不会拒绝这样的活动的。”




 




低烧么…难怪刚刚拥抱时他总感觉对方的身体意外地温暖软绵呢,看来是发烧惹的祸。派对上的人都喝了酒,包括Chris他自己,没办法只能叫司机了。Chris把Sebastian的手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半拖半拉地走出酒吧。Sebastian把车钥匙放在右侧口袋了,拿起来有点尴尬,Chris只能让浑身软绵绵的Sebastian趴在车上再空出手去掏——然结果更尴尬了。




 




虽然同在曼哈顿,但Sebastian住的地方确实离酒吧不近。Chris在开车前就多次叮嘱司机要慢点,导致兢兢业业的司机全程只开到20公里,并努力无视因为一方的迷迷糊糊导致两人坐姿极为尴尬的场景。




 




然而好不容易到了公寓,Sebastian还没有醒的迹象,Chris只能扛着人走向电梯。




 




 




这是他第一次到Sebastian的在曼哈顿的公寓——好吧,实话说,他们压根就没有熟到能请对方到自己家做客的程度。甚至,他连对方的号码都没有。




 




把人放在沙发上,接触到熟悉的布料的Sebastian立刻发出来一声舒适的咽语。他的嘴唇本来就很红,这下子因为酒精和疾病的作用显得更红。




到这一刻从情分上来说Chris的工作算是完成了。此刻的他比起傻坐在沙发看对方的嘴唇出神,更应该立刻关门走人,打车回家或者打电话喊人把他送回酒吧,之类的。




 




是啊,确实呢,如果那时这么做了就好。




 




 




他几乎是无意识地伸出了手,指尖轻触着那过分柔软的嘴唇。而就在他坏心眼地企图把手指更深入一点时,那总是顽皮地在不同时刻悄悄露出来的舌尖便立刻把他赶了出去。舌头的主人也自然而然地翻了个身,吧唧了几下嘴。




哎呀——好险,差点就吵醒他了。Chris无奈地耸了耸肩,直起身开始肆无忌惮地打量起Sebastian的公寓。




 




然而这么晃一圈确实有点收获——吃剩的披萨盒、写到一半的小说、Pink Floyd的专辑,以及一堆漫画。他拿起几本翻了翻,大部分都是美队相关与联动的冬兵支线。




Chris简直可想象到在来酒吧前Sebastian是如何躺在沙发上翻着漫画摄取灵感,偶尔咬口披萨,有想法时便记录在电脑上,或许背景音乐就是《NobodyHome》。然后就在这时Kevin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来酒吧——




 




 




说什么就来什么,忽如其来的铃声让有点做贼心虚的Chris差点丢了手中的漫画书。Sebastian的手机就放在他隔壁的茶几上,Chris下意识认为是酒吧里的众人来问情况了,所以连来电备注名都没看便爽快地接了电话。




 




然而手机里传出来的,是带着撒娇意味的,属于女性的声音。




 




对哦——Sebastian是有女朋友的呢。




 




 




那就像是醉醒时分的一桶冰水,把他从头到脚地淋了个遍。伴随着彻骨的寒意,他愣了好几秒,随后才默默地挂了电话。




结果那天晚上,他就像躲避灾祸似地逃离了那间公寓,带着莫名的失落与沮丧,狼狈不堪。




 




 




 




然而在那之后,他们之间就像消失在宇宙中的两颗卫星般。明明深知彼此的存在,却无缘由地断绝了所有的联系。可曼哈顿真的那么大么,能让他无数次来了Sebastian公寓附近的街道都无法碰面,能让娱乐交际圈宽广得让他们无法在任何一次派对上碰面,要知道年轻好莱坞队伍的交际范围总是那么小,但重叠率却意外的高。




 




可对于他的烦恼,他的亲弟弟不以为然。




 




——拍戏的过程本来就是假的。




——两个人本来就不认识,却马上要演的很熟很熟。




 




——结束后就自然恢复原状啦。




 




无论从逻辑还是动机上都十分完美的一段,然而Chris只想像小时候那样把Scott关进黑漆漆的阁楼里让他吓得鬼呼狼嚎。




 




 




后来他也开始不去想了。是的,很早便进入影视圈的他深知演技的重要性,无论是在事业还是交际上。




他依旧不动声色地询问着Sebastian的近况,带着一丝成熟演员应有的世故与狡黠。没人能看出他是那样过分地渴求着对方的信息,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萍水相逢的合作者,他们一点都不熟。




 




 




——你以为音乐是在你弹奏钢琴时才开始演奏的么?




——其实就在你拉下幕布,揭开琴盖,坐在椅子上的那一刻开始,音乐早已奏响了。




 




现在回想起来,感情是否也是一样的呢。在还未察觉时早已萌芽生根,并顽强不息地扎根于心底。




可是,无论是先知先觉还是后知后觉,美国队长系列的第二部还是如合同上那般准时定档了。而他看着图片上大大的副标题,忽然发现自己笑得像个在万圣节拿到糖果的孩子。




 




 




意料之内的是导演换人了,意料之外的却是——MCU选择了Ed Brubaker的世界,Bucky被改造为冬日战士回归电影。这是个巨大的挑战,而作为演员,Sebastian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健身,Chris很肯定他又会去补习漫画了。




 




然而再次见面时的气氛与他所想象的不同。即使已经快两年没见过一次面,没说过一句话,他们却再次熟络起来,迅速得就像盛夏的飓风。




这让他稍稍放心了下来。后来剧组转移到了克利兰夫,漫威包下了一间公寓酒店,作为主演的他们被分到同一层相邻的房间。




 




两个月的集训,每一天都充斥着蛋白粉与鸡胸肉,以及不断重复的动作戏。Sebastian总是第一个到训练场的,也是最认真的一个。有时候Chris忙里偷闲地拿着一杯蛋白奶昔坐在一旁围观,就会经常看到Sebastian专心致志地听教练讲解,像个过分乖巧的好学生那样。




后来终于开拍了,为了补充体力他们终于能吃上正常人的食物了。Chris在开拍第一个星期的周末便兴高采烈地敲开了Sebastian,拉着还睡眼朦胧的人就往街上跑。




 




可他却忘了像这样的小地方周末都是很少餐厅开门的。在Yelp上搜了一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间名为Presti’s的餐厅。Chris一坐下就点了一个加了辣香肠与猪腿肉的披萨,然后支着下巴看着Sebastian的眼睛慢慢变得闪闪发亮起来。




 




“吃完以后你想要做什么?”




 




“我不知道诶…”




 




“那就看电影吧!”




 




演员看电影就像画家看画展,无论怎样搞笑的剧情都无法像普通观众一样单纯得开怀大笑——简单来说,不聊几下景深焦距校正拷贝,外加各种圈内人才知道的小道消息幕后八卦,就确实有点对不起自己的事业了。




这么说着,话题忽然就飘到Sebastian身上。




 




“所以,我听说你现在又恢复单身了?”




 




他嚼着爆米花问得足够漫不经心。Chris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悲,明明一直自豪于自己的内敛,却总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是啊——单身万岁嘛!现在我又可以脱光衣服围着篝火跳舞了。”




 




“哈哈——你要跳的时候记得约我一起啊!”




 




他们间的对话总是这样。




从毫无缘由的问句开始,再到带着调笑的回答,忽然一句略显暧昧的话语不小心溜出了嘴巴,他们便如被飓风后的海平面般,看似平静,但内心悸动与汹涌只有他们自己知晓。




 




电影散场后,Chris总是拉着Sebastian绕远路。这其实有点像情侣间的撒娇——因为Chris明白Sebastian的记性很好,哪一条路回去比较近其实他心里十分清楚。但与此同时他却什么都不说,只是笑着看着Chris大惊小怪地暇装迷路,然后用拙劣地演技无数次地把他引向海滩。




他们之中究竟是谁的演技略胜一筹呢?是明知对方了解却假装不知道的自己,还是了解却假装不知道对方了解的Sebastian呢?




 




 




往后的日子像是被按下了快进键,他们的感情就像是为了配合剧本般迅速升温。连负责饭盒的助理都知道他们是好哥们,会经常背着剧组的人去‘友情约会’,就像所有人期盼的Steve与Bucky关系那样。




可这所有人里面不包括他…在他的心底,他偶尔也会奢望Sebastian也不包括在里面。




 




然而他们还是继续‘友情约会’,还是像被父母管教得很严的小情侣那样,无论前一刻如何兴奋不已,在打开彼此的房门前都会归于一种诡异的平静。




Sebastian会笑着说晚安,Chris回了句你也是,然后默默地祈祷对方能梦见自己。




 




 




但这样的日子能维持多久呢?剧本一页一页地翻过,台词一句一句地演说。杀青宴就像冬季般忽然就降临了,甚至没有任何预兆似的,宛如树叶在一夜之间枯黄落尽,白雪在一朝之际布满枝头。




他开始恐惧了,他不知在这寒冬之后的会是什么,正如他不知这次离别后下一次的重逢会是在何时。




 




但似乎连上天都怜悯他这个懊恼得大半夜跳下床做俯卧撑的人。就在距离杀青宴不到一个星期的时候,导演忽然说要补拍一个镜头。




 




 




这个镜头剧本上没有,而导演只是安排他们穿上了二战时的衣服,站在几盏射灯一面道具砖墙前。摄影师似乎还在调镜头,他们傻站着有点尴尬,Chris便聊起昨晚在Facebook上看到的NASA新闻,他们很快便聊开了。




后来他们聊到地狱健身期的伙食有多么难吃,聊到Chris当初答应演美国队长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漫威的伙食足够好。Sebastian总是很容易被逗笑,一笑就会把眼睛都眯起来,形成一些很可爱的笑纹。




 




Chris在旁边安静地看着他,看着他的一眸一笑在自己心底拼凑复刻,交叉剪接,就像老旧的胶片那样带着点泛白或渗色,却意外地动人。




 




“说起来,我去问了Markus…当然,以为了更好入戏的名义,我问他——其实Steve对Bucky有着超出兄弟情义的感情吧。你知道他怎么回答的么?”




“他说——我赞同你这种理解方式,实话说,甚至可以更深入一点。”




 




又来了,这种让人眷恋却绝望地死循环。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问题呢?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会让他不自觉间忘记了自己的演技,让他明知事实却要暇装无知。




那天对话的尾声,Scott对他抱怨——你怎么总是开口闭口地Sebastian啊,难道你很在意他么?他却脱口而出地说了句——我和他交好只是为了找到契合点,方便更好地进入角色。可那却是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明白是何等拙略的谎话,他那引以为傲的演技总是在碰上关于Sebastian的事情时消失殆尽。




 




然后他听到自己说出了那句让一切分崩离析的话。




如果是真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为你弯一次——说着这样的话,那其实不就是头奖,就是结局,就是他一直极力忽视的事实么。




 




可是,Sebastian说——不。




他说——我们是朋友。




 




 




或许一切都是他想得过于简单了。




 




Sebastian对着无数的人说了无数次‘Chris是我的朋友’,每一次都像一把利刃掷入了他的心脏。可Sebastian对着镜头又说了几次‘我爱Chris’,每一次都像最为璀璨的宝石般被他郑重地藏在了心底。




然而无论是利刃还是宝石,在触碰到柔弱的心脏时,带来的或许只有疼痛。




 




就像他此刻亲耳听到这句话时那样。然后他看到Sebastian在笑,笑得似乎这真的是一个充满简单巧妙出人意料的戏言。Chris不知道自己那时的表情,他只听到导演喊了‘cut’,看到Sebastian像逃跑似地离开了,正如他那晚狼狈不堪地跑出公寓。




 




 




然后舞台的灯光熄灭了,他依旧独自站在那里,手中捧着他破碎的爱情。




 




 




 




杀青宴结束的时候,Scott开车来接他。




 




 




那是离别之时,他们站在酒吧的门口。他们随意地聊了几句毫无重点的话,就像往常那样。在那之后Sebastian确实躲了他几天,但在那之后一切就像从没发生过那样。




是啊,他们都是成年人,他们深知在这个圈子里,人际间的谨慎维系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Sebastian说了声再见,语气像是真的不再见了。




他张了张嘴,愣了几秒才回了句‘好的’。然后Sebastian向他伸出手,可Chris却已经无法自制地张开手臂抱住了对方。




 




从Sebastian脖子处传来的,带着柠檬薄荷气息的香水,让他忍不住把鼻子陷阱了对方的西装外套里。Sebastian发出一声有点惊讶的疑问,他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Chris只能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后背——男性之间总是用这个动作来撇去他们之间超出友谊的暧昧,就像如果你不想和一个女孩子谈恋爱,你就只需要和她击掌就好了。




 




两人分开的那一瞬间,他甚至不敢直视Sebastian的脸。他抬头,看到自己的弟弟就在马路对面看着自己,眼中是说不清的复杂深神情,他便知道自己刚刚有点用力过猛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这是挺难得的——因为Scott肯定会变着法子打听各种小道消息,而Chris绝对会没完没了地抱怨酒店公寓的床多么让人难受。车开到离家门口只有一个街口的地方,Scott忽然拐了个弯开到右边的岔路,随后在一个移动卷饼车旁停了下来。




 




——你不用装了,附近没有狗仔队,你喝得只有五分醉,远远没达到能断片的程度。




 




——所以…眼神骗不了人的。




——你那时候是怎么说的?哦,Sebastian啊,那只是为了演好美国队长所找的契合点而已。




 




——无聊。




——对着自己的时候,就不再需要所谓的演技去伪装了吧。




 




 




他们是怎么评价演技优秀的演员的——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在一个微笑中表达出四五个层次的感情。




而现实中的感情就如落叶般,层层叠叠的,一点一点地铺盖,一点一点地遮掩。然后到了最后,当你想回头再次去寻找那一刻的真实情感时,却艰难得像是在冰原中挖掘一片温暖的绿洲。




 




是呢,他这真的太久了。久到他甚至忘了他第一次看见Sebastian时,那个落选了主角的演员正在坐走廊的长椅上看台词。听到他的脚步声,那个人抬起头,打量了他几眼,随后露出了微笑。




 




——哦,你就是那个演美国队长的人啊。




 




那时他就该明白,Sebastian看到的不是附着与角色的表象,而是真真切切的,那个名为Chris Evans的人。而就如同Sebastian那样,自己由始至终所看着的,也就是那么一个人啊——没有所谓作为掩饰的美国队长与冬日战士,没有所谓为了进入角色而创造的契合点。




 




他会和Sebastian亲近,只是因为他喜欢呆在那个甜蜜的人身边。他会和Sebastian去所谓的‘友情约会’,只是因为他太过珍惜与对方在一起的时间,那撇去了训练计划于日程表便再无多少的时间。




说起‘友情约会’,其中包含多少是友情多少是约会,其实他早就明白了不是么?




 




 




车终于停在了家门口,熟悉的环境让他忍不住松了口气。Scott正在把车停入车库,伴随着灯光从窗台上飘出的是蓝莓派的味道。




Chris环顾着四周,感受着晚风吹走了身上的酒气,他眯着眼睛微笑着。




 




 




因为他恋爱了,所以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使他感到烦恼了。




 




 




 




 




“号码…?”




 




“是啊——你看嘛,我们认识那么久,却从来没交换过手机号码,你不觉得这有点不合适么?”




 




 




他们在洛杉矶某间酒店的大堂内,时间是下午五点。Sebastian全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衫,再配上了黑色的领带,就像个随时会拿起小刀的杀手一样。而在他隔壁的Chris捣鼓了几下自己的暗花领带,笑意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期待。




 




“也是…那好吧,我的号码是——”




 




他回答得很爽快,随后Chris拨通了那个号码。几秒后Sebastian的手机响起,他挂了电话。不远处母亲和弟弟正在像他招手,他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转身离开,但离开前还是偷偷瞄了一眼对方的手机——Sebastian在姓名备注那里认认真真地写上了‘Chris Evans’。




 




“Chris,这就是你这几个月经常提起的那个Sebastian么?”




 




“是啊——看,他是不是就像我说的那样,有个可爱的大脑袋和甜蜜的笑容啊?”




 




“你这孩子,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朋友啊,怎么能说人家有个大脑袋呢?恩…所以,你怎么还不拉他过来介绍一下呢?”




 




 




 




“这个嘛——等首映结束后吧。对了妈妈,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FIN—






评论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