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大峡谷之行

成吨糖满天飞!!!!我就吃着evanstan,吐出盾冬甜脑洞!!!!
想要帮他们圆了大峡谷之梦,就这么写点
这应该算是第一章,应该还有………吧




美西夏日,夜晚的风倒没有了白日里的一丝燥热,卷起夏夜星洒下的光影,在空中翻了个身,又在山谷中消失。
夜,好美,好静。
两个人双手紧扣,漫步在观光小道。
梦想地清单被逐一勾全,其实无论发生了什么,只要两个人都在,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行人稀疏,小道伸延,大峡谷内低吟着远古回荡的歌声,沟壑层层,怕是谁日思夜想了七十多年,脑海里一遍遍描摹出了它的痕迹,一勾一壑,一起一落,或许还替着缺席了的另外一个人想了一遍,在布鲁克林简陋的小房间中,在硝烟纷飞的战场上,在孑然一身的世界里,那沟壑便越描越深,越描越真。

喏,这可已经不是梦境了,Steve的手越握越紧,不知是因为梦想成真的喜悦,还说习惯性地因为恐惧再次失去而攥得更紧,大概都有吧…

先前的落日余晖,如同不经意打翻的金色颜料,现在却被黑夜遮盖着,分不清阴影还是轮廓,只有星光描着两人前行的身影。




(一)松鼠
夜幕已落,此时就算是有松鼠也因光线差而看不到了吧。

回想起下午人流增大,松鼠倒是反而不怕人,人越多越喜欢出来凑热闹。

大峡谷的小松鼠真多啊,有的拖着一条毛茸茸的甚至比得上整个身体。若是没注意,有的会一溜烟就从眼皮底下溜走。

“Steve看!松鼠!”
Bucky惊喜地一把扯住Steve,然而当Steve目光向Bucky手指的地方看去的时候,松鼠早已没了踪影。

Bucky一下露出了不爽脸,其实只是因为松鼠溜得太快没能让Steve看到,可Steve却像是因为自己反应慢才没看到似的有点自责又哄着“没关系啦!反正大峡谷又不止一个松鼠,我们还会看到的…”


--------------
说来也奇怪,Bucky是怎么想起松鼠这个词的呢。

金属臂连接上脊髓处的神经,那双手除了握住枪支恐怕就是敌人的脖颈。
从何时起,Bucky忘记了松鼠这个词或是再也不曾提及了呢。
洗脑机器如同一把锁,封锁住了曾经的barnes,封锁住了他心中的布鲁克林的小个子,锁住了那颗最纯真的心。

如今的Bucky早已习惯在周末午后慵懒地倚在Steve肩头,一起享受着一根雪糕,一起看电视,一起静静地共浴日光。


在Bucky回到Steve身边时,Steve给了Bucky曾失去了七十年的“Life”

这个Life,是生命。
从脱落面罩转头看向那桥上之人开始,生命的概念终于重新从那如同武器一般被使用的脑中萌生。
生命是回忆片段汇成的长河,当这个几乎出现在自己每一个几乎要丢失的无数回忆片段的男人出现时,河水便开始解冻。

这个Life,还是生活。
从单单一个词“松鼠”,到和Steve共享一根雪糕,再到夜晚相拥入眠,这就是生活。
生活中的一切,在有了Steve以后,都自然而然,默默地,重回脑海。
-----------

第四次,Bucky都快因为Steve老是晚那么0.1秒看到松鼠而抓狂了。
“Steve你是不是因为年过九十开始痴呆反应变慢了啊!?怎么每次…”
还没说完竟被一个吻堵住了话,Bucky一下因这猝不及防的吻脸红到了耳根。
缠绵一阵过后,Steve笑着说“整个大峡谷的松鼠我都不稀罕,我要身边这个就够了。”




罗师傅家养小松鼠(○’ω’○)
反正感觉吧唧跟任何萌萌的小动物都毫无违和啦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