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1)—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本文全部设定与世界观,


来自 @Erix 太太提供的资料与书籍,特意帮我解释了许多细节,先鞠躬致谢么么哒




世界观:


越战时有一种很厉害的生化武器投入了战争,但很快就感染了平民和士兵,1975年美国撤离战场,返乡的士兵很快将病毒带回了家,疾病肆虐。


科学家们依靠对病毒免疫的动物基因研究出了抗体血清,为感染者治疗,但是没想到这种血清在几年后引起人类的基因突变,形成了兽化人(Therian)。


Therian出生的时候是人,青春期过后就开始能够变成某种强化的野兽,短时间变身可以保有人类的理性,变身超过一年基本就丧失人性,但仍然不怕人,并且有智慧,力量与速度都远超人类。


越战后社会有了兽化人vs人类的矛盾(参考变种人)。兽化人其实是能够控制自由变身的人类,没有其他其他能力,所以和人类是一种势均力敌的关系。

兽化人的出现影响城市治安,政府要求兽化人注册基因以用于研究,加剧了冲突,1985年发生兽人暴动,犯罪激增。兽化人同样被部分人类排斥,认为是病态的劣等生物。


这个世界的政府提倡和谐社会,摒除偏见与歧视,呼吁Therian与人类平等。


但同时他们要求兽化人注册自己的基因,并在脖子上标记自己的DNA变化品种以便向人类告知自己的身份。有兽化人拒绝注册成为罪犯,他们通常要比人类罪犯更加凶残和危险,所以兽化人和人类的矛盾并未得到有效的缓解。

为了维护社会治安,政府组织了一个特别的执法部门,专门处理兽化人涉案的暴力案件:THIRDS


THIRDS有不同大队,底下每个小队都有从情报侦察到武装狙击等不同的分工。每个小队成员两两搭档,一个人类,一个兽化人,因为兽化人变身回人类的时候需要特殊照顾。

附:
小队职务:
Intelligence Agents 情报分析
Recon Agents 情报侦察
Defense Agents 武装保卫

兽人种类:
Felidae 猫科
    Panthera 豹属
        Jaguar 美洲豹(武装)
        Tiger 虎(武装)
        Lion 狮(武装)
        Leopards 豹(侦察)
    
    Puma 美洲金猫属 
        Cougar 美洲狮 (侦察)

    Acinonyx 猎豹属
        Cheetahs 猎豹(侦察)

Canidae 犬科
    Canis 犬属
        Wolfe 狼(武装 / 侦察)

Hyaenidae 鬣狗科
        Hyena (武装 / 侦察)

Ursidae 熊科
        Bear 熊 (武装 / 侦察)


好了,除了以上设定,其余的都是二设,注意,这里的兽化是真的野兽,兽化后不会说话,也不会有熊耳或者尾巴在人身上。




正文:


“我反对!” Steve Rogers大声说,紧紧盯着新搭档的档案。


Steve Rogers——物种:兽化人(猫科—豹属—虎),年龄29周岁。三岁时亲眼目睹父母死于兽化人的利爪,从此对自己兽化人的基因感到痛恨和耻辱。


以“美国坎普军校优秀毕业生”身份加入特种部队服役,生活作风高度自律。一年前自愿报名成为血清部门的实验活体,注入三支可以改变兽化DNA的control血清(简称“C血清”),从此彻底失去兽化功能。然而血清部门的保密单位失误,血清计划引发恶劣反响和质疑最终叫停,血清部门也被国会彻底废除。之后Steve以人类身份加入THIRDS(Therian—Human Intelligence,Recon,Defense,Squadron,简称“第三局”)—Unit Alpha Destructive Delta(第一大队破坏组4小队,简称“ADD”)。


 


“反对无效。” Naireth说。


Naireth(姓氏不详)——物种:人类,年龄不详,性别男。自1990年加入THIRDS至今,2012年担任THIRDS局长。


 


“DS-搭档申请表格我写得很明白,我认为已经与THIRDS达成共识了。” Steve的脖子上很干净,血清部门确定他不再具有兽化威胁之后就洗掉了他的标签,“我要求搭档是一名人类。”


局长明显不吃这套,“反对无效,你以人类身份入职,给你配备兽化人搭档是按规矩办事。”


 


很少人知道Steve痛恨兽化人,痛恨自己的兽化基因。他将自己的基因视为缺陷,认为兽化人既不属于人类也不属于动物类,就连所有与兽化人有关的部门都挂上“第三类”的字眼。


他是兽化人中的少数派——厌恶同类却希望融入人类社会的个体。


 


“那我要求更换兽化人搭档,这明显是针对我。” Steve的舌头发紧,金棕色的头发惹人浮想,兽化时会是一头金棕色的西伯利亚虎,但他永远不再拥有这种形态。


“理由?” 局长站起来比Steve还高。




“理由是当年在我面前撕碎我家人的兽化人就是熊科。更何况James Barnes的情况太特殊,我不觉得自己能胜任。”


James Barnes——物种:兽化人(熊科—美洲黑熊亚种—稀有种),年龄33周岁。


美国坎普特种军校毕业后就职于THIRDS情报部门侦查科,头脑聪明,同事称他是“巴恩斯探员”。


一年前在勘察犯罪现场时离奇失踪,一个月前在马戏团被工作伙伴识别并实施救援。血液采样结果为一年前曾注射过血清部门的非法研究成果release血清(简称“R血清”),注射量为一支。


R血清导致巴恩斯探员至少10个月强行维持兽化形态并被血清部门秘密关押实验,意外逃出后被当地马戏团捕捉,行为已严重接近不可逆边缘。




“这件事上头开会通过了,请你准备一下。” 局长说着递过来一本很厚的资料,“这是Therian熊科的详细报告。“


“因为我是新来的还是因为他是稀有种?” Steve接过瞥了一眼,发誓永不读它。


稀有种——Therian DNA的进化过程趋于动物性的特征,根据地理区的分布而产生的亚种进化。不同于亚种的是,稀有种DNA的分离重组经过优胜劣汰的筛选导致优点更加明显,但同时弱点也更加致命。


 


“都不是。还有我知道你一直认同血清部门的实验,但这不能说明所有实验都是自愿的。”


局长边说边摸着自己的褐色偏分发型,“C血清是稳定态,所以你也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可R血清就不一样,巴恩斯探员的情况不容乐观。可THIRDS不想放弃他,他曾经非常优秀。”




Steve细细翻阅有关巴恩斯探员的资料,矛盾极了。他并不反对血清计划甚至可以说是支持,有了血清就可以完全控制兽化DNA而更接近人类。他不痛恨这位巴恩斯探员,可Steve明白自己对熊科的偏见。




资料夹的照片里他是一个看上去开朗又热情的青年,Steve这才注意到这位巴恩斯探员和自己毕业于同一所军校,美联邦最高级别的特种兵培养基(合)地。按年龄算他应该比自己高出三届或者四届,没准儿曾经他们还打过照面。


 


这样想着,Steve又翻回去重新看他的照片。


照片中他穿着熟悉的军绿色制服,摆着完美的军礼姿势对着星条旗敬礼。他翘起下巴的样子看上去意气风发,锃亮的军扣嵌在笔挺的军装上。穿在别人身上棱角分明的军装被这家伙用一条皮带勒出腰线,显得与众不同。




Steve紧紧皱眉,他从小就不喜欢这种不按规矩办事的家伙。所有事情都应当严格按照计划实施,有板有眼的,循规蹈矩的。而看上去这位巴恩斯探员在军校时就是个麻烦,或者是个焦点。


 


“你知道,猫科兽化人与犬科兽化人最多见,熊科与犬科从来都不对付。而豹属当中可以震慑熊科的只有虎。C血清让你永远不能兽化但清除不了所有DNA,你身上还是有老虎的气味。”


 


Steve痛恨这种分类方法,哪怕全美国都提倡兽化人平等,可这样普通的话让Steve很不舒服。




他承认确实是这样,比如在阳光下兽化人的瞳孔会剧烈收缩,夜视力导致瞳孔在黑暗处会完全放大,人类与兽化人从肉眼就可以区别。


身为豹属他的体温永远高于常人,新陈代谢速度更快所以每天要喝掉大约8升的纯净水。


脖子上的标签洗掉了,可这些兽化人的行为是洗不掉的。


 


“况且兽化后恢复人类形态是特殊时期,没有人能比兽化人更懂兽化人。但我相信你更像人类所以不怀疑你的控制力,最起码你们不会打起来。” 局长看出了他的动摇,尝试继续劝说。


 


“我需要做什么?像普通小组那样执行任务就可以吗?” Steve办事风格严谨。


“除此之外你需要每周向总部提交一份第三类报告,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Steve在本子上写得一丝不苟,“什么意思?”


“第三类报告,有关兽化人的详细记录。从生活作息到工作习惯,你知道我们并不想失去他,巴恩斯探员并不像你是自愿成为实验体,我们现在怀疑血清部门仍旧存在。” 局长轻轻拍了他的肩膀,能感觉Steve的体温比人类高出。


 


“就需要每周递交一次?包括他的行为和兽化程度?”  Steve已经在计划表栏填上固定时间,比如每周日上午8:20提交报告。




“没错,如果连续半年巴恩斯探员的报告评估不合格,那他就会被……”


“收监?我以为第三监狱只会收监兽化一年以上的兽人。” Steve心里沉了一下,这个搭档的麻烦可真不小。




“兽人是必须收监的,这也是THIRDS和我们存在的理由。巴恩斯探员不是兽人,因为他是非自愿长时间兽化。而兽人是出于各种原因自愿兽化超过一年以上,主动放弃人性以换来远超人类的力量和速度,他们是人形野兽。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Steve当然明白,他更是知道兽人的高危险性。


兽化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变成人或野兽形态,是完全可控的。即便野兽形态时人性会被掩盖、兽性增强,完全是动物行为,可仍然有记忆、人类智慧、理解力。短时间的兽化对人性毫无影响,但巴恩斯探员的兽化时长接近11个月……


 


“老实说,上头并不希望我们接手,更不希望他成为ADD的组员。巴恩斯属于美洲黑熊亚种,个头算是熊科最小的,可仍旧有6尺左右。” 


局长坐在桌子一角,夸张地比了个手势,“是个大家伙,但兽化卡的评分是A级,比曾经的你还高一级。”




兽化卡——Theriancard,青春期过后在基因部门的登记卡片,同时在脖子上纹出DNA变化品种。


基因部门会根据兽化后的野性和暴力行为进行评估,分为A/B/C/D/E,B级以上(包括B级)则是完全安全级别,可参与任何社会活动与职业。C/D级则不允许委任警署、执法部门的工作。E级为半安全级,只能参加固定工作,并且需要监护人按时提交第三类报告。


 


Steve觉得有些好笑,要是一年前他会对A级的评分由衷看好,但现在他明显不需要了。C血清的成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他比A级更好,不再具有兽性。


“是,他曾经是A级甚至比我还高一级。但现在却需要我为他填写第三类报告。” Steve哗啦哗啦翻着资料本,“他已经不是曾经的A级巴恩斯探员了,我打赌他现在连E级都达不到,也许夜里会撕开我的喉咙。”




一张方方正正的兽化卡被Steve夹在手指中间。



  • James Barnes


  • 物种:兽化人


  • 身高:5.5


  • 体重:165


  • 发色:深棕


  • 瞳色:灰绿色


  • 毛色(兽化期):茶色,前胸长有浅色V型胸斑


  • 评估等级:A级,经鉴定为亚种—稀有种



 


“这个曾经我也有,现在我不需要了。”


Steve捏住它,想象着未来的搭档兽化后的模样,这可不是逗小孩儿的泰迪熊,兽化后都是货真价实的家伙,他是一头足足6尺多高的熊。




“全美国都知道你不需要了,我们的大明星组长。”


局长无奈地笑着他,“实在相处不来,半年后我申请给你调换搭档,但今晚记着准时去接他。他能回来我们全局上下都非常高兴。”




“我们也要像正常搭档那样住在一起,对吧?虽然我对熊科有偏见,但是我对工作很认真。”


Steve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说着,笔记本上挤满了条条框框的注意事项,“半年后记得帮我申请换个搭档,我最多也就能忍受半年。”


 


 


 


现在Steve觉得自己最多只能忍受半周。


晚六点Steve一分钟不差地开着福特到了治疗中心,他知道大部分人会迟到,所以预留出三十分钟等待。现在手表的指针已经快十点了,局长的电话打不通,治疗中心的看护和门卫也没说看到过这个人。


 


“这家伙到底跑哪儿去了?”


十点整,手机提示音是提醒他该喝水了。Steve的日常安排是每两个小时摄入一升纯净水,但现在看来计划要打乱了。


四周错身经过有人类也有兽化人,Steve顾不上看他们的标签,没有任何头绪。他应该还在治疗中心里。




“Steve,找我什么事?” 局长的电话终于通了。




“很不幸的告诉你,James Barnes根本没出现,我从晚上6点整到现在一直没看到他。” Steve又跑回了他的病房,巴恩斯探员的私人物品都还在这儿,“我现在又跑回他的病房了,治疗中心里没有他。”




局长听完缓了一下,“所有地方都找过吗?他知道我安排了人今晚接他,巴恩斯一直是好探员,他不会跑出去。”




“那是以前的他,现在他没准儿变成一头六尺高的熊逃了。”


 


快速的代谢让他口喝难耐,喉咙快要能喷火了。Steve顾不上是不是私人物品,弯腰捡了地上的瓶装水,“我想应该出动更多的……唔……我想我找到他了。”




一个男人裹住被子缩在床底下巨大的阴影里,被子上都是饼干渣和黏答答的液体。他的头发和枕头几乎快粘上了。




“嘿,醒醒,拜托了……” Steve弯着腰使劲够着他,试图把他拉出来,“我想我找到他了,他在床底下。”




“那就好,我会把这件事也加在报告里,如果有别的情况再给我打电话。”




“等、等一下!” Steve相信兽化成西伯利亚虎也未必有他个头儿大,“你给我看过的,James Barnes的照片……是什么时候的?”




“你说资料本夹着的那个?我想想……应该是他十年前从坎普军校毕业的时候,不过他一直都没怎么变过。”




“好吧,有情况我再给你打电话。” Steve知道自己没找错人,他看到标签了。




使出全力才拉出来巴恩斯探员的被子,他耳后的头发太长了,Steve不得不拨开它才能看清楚,然后低声骂了一句,“见鬼了……”




黏答答的蜂蜜粘了Steve满手都是,被子上和枕头上的不明粘液是蜂蜜水。“看来我必须确认一下你的身份了....…” Steve翻开他的领口在脖子上找着,“别睡了,你多久没睡过觉?我可搬不动你。”




没错,是他。脖子上的标签还在:


熊科—亚种—稀有种


 


不过这可不是纹上去的,这看上去像是……烫上去的。Steve摸着自己的脖子思索着,难道稀有种的标签方式跟别的不一样?


“嘿!兄弟,该醒醒了!” 顾不上多想,Steve必须在治疗中心门禁之前搞定一切。


 


巴恩斯只觉得还睡得很熟就被用力晃醒了,一切都像一场噩梦。




“唔,别晃了,我醒了。” 他觉得眼前的灯光都那么刺眼,可有个人还是不知死活地晃着他,“够了!我说别晃了!”


“你终于醒了,巴恩斯探员,我是局长派来接你的人。” Steve看他醒了就立刻站了起来,“我们得快一点儿,治疗中心的门禁时间快到了。”


 


“唔?接我的?”


巴恩斯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睡了太久所以衬衣都卷到上面去了。然后他慢慢开始把衬衣抻平,拉直,塞好。“好像是,像是有这么回事儿。蜂蜜呢……帮我把地上的蜂蜜水给我。”




“还好刚刚没喝,否则我的健身计划就泡汤了。” Steve说着递了过去。他认为自己没看错,那确实是一瓶500CC的液体,准确地说是500cc的蜂蜜水,巴恩斯只用了几秒就喝光它。


准确地说是喝光半瓶,另外半瓶从嘴边直接流到外面。Steve开始想象自己家连灰尘都没有的地板上滴满这玩意儿的样子。


太难忍受了,Steve这样想着。接着用力摇了摇脑袋把这种鬼念头忘掉。


 


“那我跟你走吧。” 巴恩斯轻声打了个饱嗝,费劲儿地适应屋里的光线,这屋子里蜂蜜的味儿像是住了几个养蜂人,“呃……那个,拉我一把……头晕。”


“……好吧,巴恩斯探员。” 擦完手上的蜂蜜,Steve算是白费功夫。


 


他近距离地观察自己的搭档,巴恩斯穿了件褪色的红色衬衣,身上的布料有些紧,手臂鼓鼓的肌肉都可以看出来。有点胡渣没剃干净,并不显眼,但似乎也不觉得突兀。Steve打赌他至少半年没有剪过头发,否则绝不会留到这么长。




“你看什么?” 巴恩斯嘟哝着,他现在很讨厌被人盯着看。更要命的是他的脸上起了一层红晕,是的,从小就是这样,只要被人盯着看他就会这样。




“我……”


从拉他起来那一刻Steve就知道这家伙至少有200磅,但他的眼神还是照片里那种懵懂的感觉,即便过了十年Steve仍然不觉得这个男人比自己年长,“你跟局长给的照片……不太一样。”




忽然巴恩斯整个人挪到Steve胸前抽动了几下鼻子,他眼睛里露出一种低龄化的迷糊,皱着眉毛一边闻一边思考,就像刚入学的低年级生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难题。他还在歪着头,试图保持自己的冷静。


Steve恍然大悟退后了几步,熊科的鼻子可是顶尖的好使,“抱歉,我没有袭击你的意思。”




“你是虎?”


他粗声笑了一下,有点窘迫又有点低落,Steve确信在他脸上看到一层薄薄的红晕。


他可能也才发现手上沾满蜂蜜,急忙往衣服上抹着,但衣服底下的肌肉明显紧绷起来,充满了不被信任的失落,“所以他们最终还是找了只虎来监视我?”




评论

热度(1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