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Cross】【柯王子】绑架 - 雇佣军AU 上篇

璐璐_盾冬不拆不逆洁癖癌:

CP:政府雇佣军头领CurtisX黑帮私生子Jack




又名:纯情绑匪俏人质






正文:


 


 


——隐秘的地下仓库里。


 


Curtis有点头疼,他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满脸泪痕还要一脸高傲的被五花大绑的年轻男人就郁闷。


“嘿,Sam,这就是你说的,K帮的唯一继承人?”Curtis扶额,向手下问出疑问。


小胡子男信誓旦旦的拍拍胸口,和他的老大说:“放心吧,Curtis,只要抓到他,K帮一定会想办法来和我们交涉,倒时候,条件就由我们来提了。”


 


哭泣的男人听到这话,愤恨的看了眼Curtis,又猛的把视线转到别处。


“哎...”Curtis叹了口气,对Sam说:“K帮的人的确在找他没错,但原因可不是他有多重要。”


“为什么?”Sam和手下都好奇的看着Curtis。


 


Curtis是这个仅有十人的政府秘密雇佣军组织的头头,和兄弟们出生入死几十年,大家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要好。


上个月,政府给Curtis发了秘密的信函,要他们解决一个贩毒加贩卖军火的大型组织K帮,搜集证据并瓦解他们。


可在调查中得知,K帮的老大前一段时间死于帮派内讧。这个老大生前作恶多端,一直没有孩子,K帮也就没有了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后来,他们得知K帮老大有一个私生子,算着年纪差不多也有二十岁了。K帮这时候分裂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拥护K帮老大的血统继承帮会头目的位置,另一部分决议要对这所谓唯一的血脉痛下杀手。


然而,那所谓的拥护党也不过是想找到私生子然后名正言顺的控制整个帮派。


 


同样,Curtis的组织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但Curtis对这个所谓的私生子却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他对这个私生子有所耳闻,据说生下来就从未在K帮里呆过一天,被找到也不过是傀儡而已,又不了解帮派内部的消息,抓来也没用。


可Sam是个行动派,接到政府的消息就立刻出动了。


 


然而,抓捕这个叫Jack Benjamin的男人却没有浪费大家太多力气。他们到了波特兰,这男人刚好从义工中心出来,就被Sam一行人套上麻袋带了回来。


 


“这意思是说,我们白忙活了吗?”Sam有些气急败坏。


“既然这家伙没什么用,我们干脆一枪崩了他算了。”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大个子Rhode这时候拎着手枪走了过来。


叫Jack的男人明显吓坏了,一脸惊恐的盯着Rhode手里的枪。


“喂,你是要帮K帮清理门户吗?本来K帮就有一部分人要杀死他,你这可是帮他们的忙了。”Curtis赶忙制止,这个Rhode总是那么暴躁。


 


“谁说他一点用都没有?”古灵精怪的小矮子Breton突然跳到Jack的面前,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的脸对着Curtis。


“老大,我看他长得不错呀,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拿去给你爽爽再弄死?”Breton说完,不怀好意的看着Jack。


 


Curtis喜欢男人,这好像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但又没人见过他找男人,总之这事儿不知怎么就成了团队公认的了。


有时候,队员们和姑娘们去约会,看着形单影只的老大又忍不住为他的性生活操起心来。


 


这个叫Jack的男人从被抓进来的时候,大家就注意到他那张好看的脸蛋,唇红齿白,肌肤细腻,却有着男性特有的身体线条,漂亮的让人感叹。


不过想想看,黑帮老大只会找漂亮女人,生下来的孩子当然也好看。


 


“Breton,我怎么感觉你们看起来比黑社会还暴力?”Curtis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了一根。


年轻男人明显已经吓坏了,刚才那副高傲的神情也一扫而空,眼泪啪嗒嗒的掉下来,压着嗓子吼了一句:“你们敢!”


“哎呦,他哭了!”Sam有些不可思议,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屋里的队员们也没见过这么好看又好玩的男人,都开始起哄怂恿Curtis上了他。


Curtis走过去,慢慢在Jack面前蹲下,吐了口烟,说了句:“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Jack一时语塞,吓得浑身都颤抖起来,他哽咽的哭出声,可怜到让人有些于心不忍。


“好了!”Curtis站起来喝止住大家:“闹也闹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说完,Curtis让Breton放开Jack,队员们明显都是一副没玩够的表情。


 


Curtis继续说道:“这几天大家都不要离开基地,我们抓捕Jack Benjamin这件事已经有了些风头,大家暂时避一避,Breton,你和Dunn继续去外面盯着点风声,其他人待命。”


“那这小子怎么办?”Sam指了指还在啜泣的Jack。


“先关在里面那间屋子吧。”Curtis看了眼Jack,轻描淡写的说道。


 


有了老大的发话,队员们不再欺负Jack,只是把他关进了最里面的小房间里。


这个房间原来是一名女队员的卧室,后来那名女队员在任务中不幸去世了,队员们为了纪念她,这间屋子也一直保留着。


 


干净的房间里有一张小床和衣柜,一张小桌子上还摆着几支口红和香水,一束花摆在床头,看新鲜程度就知道总有人来换水。房间如军人般简洁,又不失女子的温柔。


 


Jack依然被五花大绑着,被丢在了床上。


“你可别动歪脑筋想要逃跑。”走之前,Sam恶狠狠的丢了一句话,发现Jack依然是那副绝强又委屈的表情,他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敢惹麻烦,老大就敢当众操你。”


这句话果然有用,Jack一害怕,又要哭,委屈的看了眼Sam。


而Sam像是恶作剧成功了一般满足的离开了。


 


队员们因为不方便离开地下室,晚饭集体吃的泡面,一帮雇佣军围在一起蹲在地上呼啦啦吃方便面的场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萌感。


 


“嘿,老大,牛排哪来的!!”眼尖的Breton跳起来,指着Curtis手里的牛排说。


“小点声,这不是我吃的。”Curtis低声呵斥他,端着牛排往里屋走。


 


“老大,你该不会是给那小子吃吧?我们还都吃泡面呢。”Rhode不满意的说。


“闭嘴吧,老大给他喂饱了没准还能拿来睡一睡,你能干什么,你就能浪费粮食。”Sam白了Rhode一眼。


“Sam,你是脑袋长在了老二上还是老二上长了一个人?天天老想着那点事儿,你以为老大和你是一样的人吗?老大要想睡直接脱裤子就上了,还给人吃饭?”Breton明面上在骂Sam,其实话里话外都在调侃Curtis,众人忍不住笑起来。


“你们话这么多小心泡面都没得吃。”Curtis笑骂了一句,也懒得理队员们的嘴炮。


 


打开门,可怜的小家伙正强挺着坐在床边上,一脸的委屈。


 


“饿了吗?”Curtis走进来,把牛排放在小桌上。


Jack只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


“喂,我可是冒着风险给这条街上最著名的餐厅打的电话叫的外卖,你好歹多看一眼。”Curtis笑了,一屁股坐在小家伙旁边。


 


“我不吃,你肯定下毒了。”Jack气鼓鼓的,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


Curtis也不说话,当着他的面切下一小块牛排吃了一口。


Jack真的饿了,Curtis切开牛排的香气让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放心了吧?”


Curtis说着,帮Jack解开手上的绳子,但腿上的依然没松开。


他把叉子递到Jack的手里说:“吃吧?”


 


“你都...用过了...”Jack嫌弃的看了一眼Curtis手里的餐具,又扭过头去。


“你还嫌我脏??”Curtis又好气又好笑,他看着生闷气的Jack,一时竟觉得他有些...可爱?


 


放下手里的东西,Curtis突然把Jack抱进怀里,扭着他的头狠狠吻了上去。


Jack吓得大声尖叫,可嘴巴被堵上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咽,他挣扎着想打这个粗暴的男人,可男人的身体像城墙一样,双臂又强壮又有力,让他一动也动不了。


本来只想吓吓Jack的Curtis这一吻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怀里的小家伙怎么这么好抱?轻轻一收紧胳膊就能抱个满怀。嘴唇柔软滑腻,连哭泣的声音都让人欲罢不能。


Curtis本来只想亲一下,可这一下就停不下来,他含着Jack的嘴唇,舌头闯进口腔里,里里外外细细的扫了个遍,直吻得Jack喘不上气,只能瘫在Curtis的怀里可怜巴巴的抽着气哭。


 


轻轻帮Jack拍了拍胸口,Curtis稍微放轻了语气,小声说:“快吃饭好吗?”


Jack吓得哆哆嗦嗦的点点头,乖乖拿起刀叉,手指还因为害怕而颤抖。


“别一边哭一边吃,慢点。”Curtis轻轻捋着Jack的背帮他顺了顺气,有点心疼。


 


上 完

评论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