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玩物 · 01 (AU,白发盾)

不肆穹:

老男人包养小白脸的故事。


三俗,狗血。




1、


“非常感谢您让我进来。”Bucky斟酌着用词,“雨真是太大了。”


刚才他狼狈地在屋檐下躲雨,身后星级酒店咖啡厅的豪华装潢让他望而却步,并没有进去坐一坐的打算。


直到坐在窗下的Steve敲了敲窗户,并让人邀请他进去。


说话的Bucky坐在圆桌后的沙发上,腰挺得笔直,看起来小心而又礼貌。


相比之下Steve显得很放松,他靠在沙发背上,注视着对面的年轻人。


“任谁看到像你这样一个小伙子在外面淋雨,都会愿意为你提供一张椅子的。”他的笑容很温和。


听到Steve的话,Bucky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这让他的眼睛弯出一条好看的弧线,越发的像个孩子了。


Steve的目光在Bucky脸上逗留了片刻,落在了他身前桌子上的两本书上——刚才一直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避免淋到雨。


“你喜欢David Dubal?”


“准确地说,是喜欢Vladimir Horowitz。”大概是谈及感兴趣的事物,Bucky不再是刚才拘束的模样,眼睛里闪着光芒,“他演奏的《C大调幻想曲》是我最喜欢的版本。”


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Steve眯了眯眼,“我以为一些更外在的东西才会吸引你们年轻人,这部作品显然更适合我这样死气沉沉的老家伙。”


Bucky急切地看向他,“不,不,请您不要这么说……”他的脸似乎有点红,“我是指,您并不是死气沉沉的老家伙。”


老天作证,这绝非客套的恭维,毕竟Steve尽管已经头发花白,脸上也有着深浅不一的皱纹,但他蓝色的眼眸依旧深邃,没有苍老,只有岁月洗礼过后的淡然和优雅。


甚至包裹在剪裁良好的西装之下的身体,也有着并不松弛的肌肉线条,依稀可以看出身体的主人年轻时拥有怎样一副健硕的躯体。


听过许多或真心或假意的赞美,但似乎都不及面前这个年轻人简单的一句话来得令人愉悦,Steve脸上的笑意直达眼底,“还有什么比得到一个小家伙的肯定更甜美呢,除了……”


他看向不远处的钢琴,冲着Bucky伸手比了个“请”的手势,“愿意为我演奏一曲吗,小家伙?”


“您怎么知道……”Bucky震惊地看着他。


Steve的回答很狡猾,“你有一双适合弹琴的手,希望我没有看错。”


Bucky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像是在判断Steve的话有多少真实性。


他确实有一双很漂亮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不过他很快就从沙发上站起身。


“我很愿意,先生。”


或许是因为紧张,他舔了舔自己的下唇,让那原本就红润的嘴唇颜色更加艳丽,几乎和他身上的白衬衫形成太过鲜明的对比。


角落里的三角钢琴一尘不染,像是已经等待了许久,直到他坐在前面,十指放在了琴键上。


Bucky为Steve弹了一首《We Have MetBefore》,意外地适合两个陌生人萍水相逢的下雨天。


过程中Steve一直很专注,视线长久地凝视着Bucky。


而Bucky对此似是全然未觉,一曲完毕后才转过头,看着Steve。


某一瞬间,Steve觉得,整个咖啡厅包括落地窗外连绵的大雨,全都成了无关紧要的背景。


他曾经以为,那样剧烈的心脏跳动再不会出现在他一个这样年纪的老人身上了。


这让他甚至忘了鼓掌。


在Steve微微走神的时候,Bucky已经回到了座位旁,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年轻的男人身上还带着潮湿的雨水气息,刚才在屋外淋湿的衣角有未干的水渍,Steve于是又想起了刚才看到的Bucky。


明明并不是瘦小的男人,但是他站在那里,无端地就使人联想到委屈的猫咪,总之是那一类的小东西。


Steve动了恻隐之心。


“抱歉,我弹得不好。”Bucky好像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和他坐在钢琴前从容的样子截然不同。他望着Steve的目光中饱含忐忑,像是一个焦急又期待地等候点评的学生。


沙发上的Steve抬头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如果这里有别的客人,我打赌他们一定都会站起来为你送上最热烈的掌声。至于我,希望你会原谅一个沉浸在美妙琴声中无法自拔的老人家。”


得到Steve的赞扬让Bucky的神色有些雀跃,同时又努力克制着让自己看上去别像个毛毛躁躁的愣头青,这才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他的小表情没能逃过Steve的眼睛,后者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那么,你是附近学校的学生吗?让我猜猜,柯蒂斯音乐学院?”


“不……”Bucky垂下头,握在杯子上的手用力收紧,“我没有那个运气。”


他突然又抬起头,像是鼓足了勇气,“事实上,我……我现在没有上学,我在酒吧打工。”


这个回答让Steve眉头蹙起,“为什么不上学?”他凝视着Bucky,“你现在应该还在学校。”


Bucky咬紧了下唇,踌躇片刻才低声说:“我没有钱。”


说完后他似乎又后悔了,神色有些无措,连语调都透出了几分慌张,“抱歉,先生,我不该说这些事的。”他放下杯子,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攥住,“您看,我应该好好地感谢您请我的这杯咖啡,而不是让您听我那些不足挂齿的破事。”


许是为了佐证自己的话,他不安地看着Steve,又补充了一句,“我过得挺好的,您不要误会。”


——不要误会他是个见到人就倒苦水的人,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眼里只有那些琐碎冗杂。


回应他的是Steve长时间的沉默,长到他几乎想要起身为自己刚才说的话道歉,Steve才平静地问他:“那就聊聊你的工作吧,小家伙。”他停顿了一下,“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James Buchanan Barnes。”Bucky快速地回答,“您可以叫我Bucky。”


Steve没追问他刚才说的事让Bucky松了一口气,至于Steve提到的他的工作,Bucky腼腆地笑了笑,“我在一家叫海德拉的酒吧工作,打杂、跑腿什么的。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酒吧,我猜您应该不知道。”


“我想酒吧并没有给你施展琴艺的机会。”Steve的手交叉相握放在身前,虽是猜测,语调却笃定。


Bucky点点头,笑容有点无奈,“酒吧的客人会更喜欢一支摇滚乐队,或者是身材火辣的钢管舞女郎,而不是钢琴。


“所以不瞒您说,我已经很久没碰过琴了。”他伸手摸了摸桌子上的书,“更多的时候我选择去图书馆。在我看来,没有比待在图书馆里更适合打发时间的了。”


提及图书馆,他脸上的笑容似乎舒展了许多,还孩子气地眨了眨眼睛。


这样的神情让他整个人鲜活而生动,明朗得如同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玻璃。


情绪会感染人,在他的注视下,Steve的神情也柔和了许多,尽管他原本就是一个温和谦逊的老派绅士。


“或许有机会我应该去海德拉坐一坐,相信你会请我喝上一杯?”


“我的荣幸,先生。到时候我一定会抢了酒保的活,为您准备一杯绝对不掺水的白兰地。”Bucky看上去忍俊不禁。


突然响起的高跟鞋噔噔声打断了Steve正想要说的话。


Bucky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头看去,一个身着职业套装的红发女郎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空旷无人的咖啡厅一时间因为这个年轻美艳的女郎而变得多彩夺目。


红发女郎走得很快,似乎完全不受十厘米的高跟鞋影响,转眼间就来到了他们这一桌,站到Steve跟前的同时将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


“先生,可以准备出发了。”她的声音谈不上温柔,却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Steve接过文件,跟Bucky微微颔首表示歉意后才翻了翻,然后站起身将文件还给了红发女郎,“那就走吧。”


红发女郎好像直到这时候才注意到另一边的Bucky,她定定地看了Bucky一眼,微笑着伸出自己的手,“Natasha。”


Bucky在Steve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跟着站了起来,此刻连忙握住了Natasha的手,“James Barnes。”


松开手后,Bucky看向Steve。


他这才发现,Steve站起来居然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


“您要走了吗?”


“公事。”Steve一边扣着西装外套的扣子,一边简要地回答Bucky的问题,“很高兴认识你,小家伙。”


整理好衣服后,他走到Bucky身边,在Bucky的背上拍了一下,“期待下一次见到你。”


距离的拉近让Bucky闻到了Steve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混合着广藿香和雪松的气味,沉郁厚重一如Steve本人。


那香味让Bucky有些沉迷,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Steve已经和Natasha走到了咖啡厅的门口。


“我也很期待再次见到您。”他微微抬高了声音,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失望。


听到他的话Steve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再度折回。


来到Bucky面前,他的嘴角有一缕平和的笑,“明天到这里上班,我想它很需要你这样一个主人。”他指了指角落里的钢琴。


Bucky有些措手不及,他看了看钢琴,又看看Steve,茫然地张大了嘴巴,看上去有些可爱,“可是……我不确定这里的经理是否……”


一个东西在他还没说完的时候被塞到了他的手里。


“他会同意的。”Steve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下意识地拿起Steve给自己的东西,发现那是一张简洁又不失精美的名片。


而那上面的名字,让Bucky震惊地念出声,“Steve Rogers……您是Steve Rogers!”


这座城市里谁不知道Steve Rogers正是这家星级酒店的所有者。


Steve没有说话,在Bucky难以置信的目光里转身离去。


 


“所以,他只给了你一张名片?”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黑人小伙,边说边拉开啤酒的易拉盖,递给了对面的人。


躺在沙发上的人接过啤酒,一骨碌坐了起来,仰起头猛地灌了好几大口。


放下手里的啤酒罐,又伸手抹了一把嘴角,形状好看的嘴唇因为沾到了啤酒而显得鲜艳欲滴。


Bucky用一种和在咖啡馆里大相径庭的语气冷冷一笑,“如果你知道这么一张名片能卖多少钱,你就不会用‘只’那个字,Sam。”


将剩下的啤酒喝完后,随手将空罐子往地上一丢,Bucky再一次拿起了桌上的名片。


“何况他邀请我去他的酒店工作,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Sam乐得为朋友捧场,便配合地问,“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已经对我感兴趣了。”


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Bucky的口气就像是眼看着猎物掉进陷阱的猎人,“我猜对了,Sam,你等着瞧吧,大把大把的钞票就要到手了。”


他的脸颊绯红,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想到自己的计划。


“我早就说过,像Steve Rogers这样的老男人,几十年保持单身,身边有一个那么火辣的秘书也从没什么传闻,还能说明什么?说明他就是一个喜欢男人屁股的基佬!”


“也有可能是喜欢男人的老二。”Sam不怀好意地揣测。


两人在又小又乱的出租屋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嘹亮仿佛他们已经见到了Steve和男人搞在一起的场景。


笑够了Bucky才停下来,舔了一下嘴唇,“总之,等着看我怎么把那个老男人哄得团团转吧,兄弟。”


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家伙,Bucky知道,那个Rogers会满意的。




tbc.




关于白发盾,准备写个三部曲,是三篇背景完全不同的故事。


一时兴起,不一定会写完……主要看你们喜不喜欢。

评论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