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破产兄弟(1)

不肆穹:

Bucky以为他会在餐馆里一直打工直到它倒闭。


然后他遇到了他的新同事,Steve。




1、


这天是周一,餐馆里的人寥寥无几,无聊得Bucky都开始怀念之前他还咒骂不已的周末了。


直到餐馆老板Coulson告诉他,“嘿Bucky,我为你找了一个新同事,开心吗?”


不不不,开心个屁!Bucky想起了他的前一任同事,那个总是把各种各样的姑娘带到餐馆的储藏室里搞出大动静的家伙,还有前前任同事,一个经常抽大麻导致时刻以为自己其实是在太空舱里修飞船的逗比。


不,他不需要任何新同事,如果新同事意味着麻烦的话,他宁愿现在就一个人把所有的活都包揽起来,然后和Coulson商量领双份薪水。


“Coulson,你不觉得现在一切都很好吗?我完全有能力把你的餐馆打理得井井有条,你实在没必要浪费钱再去请一个金发傻小子或者……”他很努力地试图说服自己的老板,最后的话却在看到走进来的那人的时候全咽了回去。


哦简直糟糕,新来的家伙真的是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机灵的金发傻大个,而且还穿着西装!


金发傻大个用那种被Bucky称为“狗狗一样的微笑”和Coulson打过招呼之后,来到了他的面前,“Hi,我猜你一定就是Bucky了,我是Steve。”说完他还兴高采烈地伸出了右手,一脸期待地等着Bucky和他握手。


只可惜Bucky并没有这个打算,他瞥了Steve一眼,装作很忙的样子绕回了柜台后面,埋头好像要整理什么东西似的,一边嘟囔着“拜托,我的名字是James Barnes,不要一来就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在这个破餐馆里工作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看他那傻样儿!


对于Bucky的冷淡Steve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他自我安慰似的笑了笑,然后又去看Coulson,“Coulson先生,非常感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尽我所能地出色完成工作,运用我在沃顿所学到的一切知识,让你付给我的每一分薪水都最大限度发挥它的价值。”他的神态非常认真,配上他那身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西装,不知道的人看到要以为他应征的是一份华尔街金融高管的工作了(引用自一旁的Bucky心中的吐槽)。


然后他又换上了一副苦恼的神色,拎起挂在胳膊上那件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的侍应生制服,“不过在我为您服务之前,我能要求换一件制服吗?我怀疑这件衣服的上一个主人误把它当做抹布了。”


在听Steve说话的时候Coulson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什么从天而降的宝贝似的(Bucky知道Coulson对金发的迷恋,用他的话说,“hair so shiny,good for business”,鬼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的传统),然而听完之后他还是很抱歉地对Steve说:“抱歉亲爱的,这里就只有一件制服了。”


没有等心里偷着乐的Bucky欣赏够Steve脸上那种失落的表情,Coulson接下来说的话让他差点把手里的桌布给扔出去,就听Coulson说:“不过我会尽快给你做一件新的,更合身的、干净的。”


Bucky忍不住抗议:“这可不行Coulson,要知道我当时刚到这里的时候,你甩给我的制服上面甚至还有血迹!而你还骗我说那只是杀鸡的时候溅上去的,虽然不久之后我就知道了咱们厨房里头从来就没有活禽。”


Coulson没有给Bucky机会把剩下的“你知道吗有段时间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你杀了上一位服务生才留下的这血迹”说出来,就踱着慢悠悠的步伐走开了,只扔下一句“记得帮Steve适应他的新工作”。


好吧该死的,现在不仅我自己的活儿做不完,还要腾功夫出来带一个菜鸟了,Bucky上下打量了一眼Steve,很不客气地把心里想的都说了出来:“你不觉得你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吗?看看你的衣服,看看你的做派,你应该出现在曼哈顿而不是布鲁克林。”他一边将大瓶装的沙拉酱分装到小碟子里,一边很“真诚”地劝Steve,“说真的,我觉得你在这里做的时间可能比我上的一个搭档时间还短,他大概做了有一个月吧,直到他被Coulson抓到在厨房里拿番茄酱的瓶子自慰。”


自动忽略掉最后那令人不适的故事,Steve表现得很是努力想要去打动Bucky,“Bucky,请相信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侍应生好吗?我在沃顿的时候每一年都拿奖学金。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拜托了。”


他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东西,Bucky几乎都要被他打动了,但是在那之前他的脑子又转了个弯,“沃顿毕业的,上好的西装,这样的一个金发英俊小伙子哪里找不到工作?”


Steve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眼神也有些飘忽,“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看起来好像经过了一番艰难的挣扎,最后才终于下定决心跟Bucky坦白,“好吧事实上是我家里破产了,我爸爸入狱了,所有的资产都被冻结房子也被收走了,然后我被赶了出来,这种情况下我猜不会有哪一家大公司敢雇佣我吧。”


大概是“破产”“资产冻结”一类的词听起来实在离Bucky太遥远,他看着Steve的目光中写满了不相信,“所以你其实是个落魄的富家公子是吗?家族破产、银行收走了资产和房子?难道你接下来要告诉我你老爹是Martin Rogers?”


他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却意外地看到Steve的脸色随着他最后的话一下子变得很是难看,好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被当众拆穿,然而除了尴尬之外并没有多少羞愧,显然他并不会耻于承认自己是Martin Rogers的儿子。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Bucky吃惊得好像看到了Coulson穿着女式睡衣来餐馆一样,不,或者更加严重,因为他知道有生之年自己绝对不会看到那一幕发生,但眼下他却是真真实实地看到了那个曾经风光无限如今臭名昭著的亿万富翁的儿子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他从旁边的吧台上一把抓过早上刚刚随意翻阅过的报纸,毫不费力地翻到了最上面的那一页,上面正是关于Martin Rogers涉及金融诈骗而锒铛入狱的大篇幅的报道,他抓着报纸冲Steve用力晃了晃,嘴巴都要合不拢了,声音因为震惊而变得有些尖,“老天,你真的是Martin Rogers的儿子?那个骗了全城的人的儿子?你是Steve Rogers!”


tbc.


不想码字(美索也不肯陪聊)的夜晚,翻出了14年的旧坑……


只有这么一点……


自我感觉还挺有趣的嘛【。发出来希望今年能填坑!双手合十。

评论

热度(204)

  1. 法扎特可爱不肆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