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扎特可爱

盾冬盾冬盾冬

[盾冬] 答案

枫糖浆:

祝最可爱的巴基先生百岁生日快乐!
————


  Bucky怀疑Steve在搞事。


  他虽然记忆还没恢复清楚,但并不傻。他已婚数年的丈夫,Steve Rogers,最近总是早出晚归,五点钟天还没亮,就听到外面Steve骑着机车扬长而去的轰鸣。


  Bucky无数次跟Steve说过,买辆车吧,太扰民了。


  总有些事只是随口一提,用不着上心的。Bucky刚说完就忘了,Steve也没有再提,所以日子还是得那么过着,只不过Steve弄得浑身机油从车库出来,给机车强行安了个消音系统。那么大一车库,就放一辆机车。


  Bucky老大不乐意,于是在里面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箱子,硬生生把车库占了个满满当当。


  箱子里都是宝贝,跨世纪的、能放博物馆的那种,包括Steve的画册、Bucky偶然间从某处得来的子弹壳。


  很生活气息,但这与Bucky认为Steve在搞事没有任何关系。


  他偶尔会接些小活,范围局限在美国境内,从不出边境,任务完成后从直升机上下来,把降落伞扯到一边,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些点心,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新闻。他对哪位明星又换了绯闻对象、总统与国会的恩恩怨怨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只是喜欢让房间里充满声音而已。


  而Steve,活儿自然重些,最近好像特别繁忙,回到家都要大半夜。Bucky睡得很轻,听到门被打开时就醒了,走出卧室时刚好看到厨房的灯亮着,他走过去,烦躁地挠了挠头发,耷拉着嘴角。Steve刚打开冰箱门,幽幽的冷光映着身后那张写满了“不爽”的脸,他吓了一跳,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小心翼翼地问:“我想吃点儿东西,你要吗?”


  最后的结果是,Bucky坐在餐椅上打盹,看Steve吃完一个苹果。苹果核扔到垃圾桶的声音让他清醒了一下,迷蒙着眼,被Steve拉到卧室里躺在床上挺尸,洗漱间的水哗啦啦的响,Bucky对着天花板眨眼睛。


  “睡吧。”洗漱后清爽的Steve躺在他身边,手掌贴在他的眼睛上,Bucky睫毛抖了抖,扫着掌心那一处柔软的皮肤,Steve拉上被子,“晚安,Bucky。”


  “晚安。”Bucky说。一直下撇的嘴角终于有了上扬的迹象。


    


    


  Bucky怀疑Steve在从事军火制造与兜售的副业。


  他有次回家,听到厨房里发出爆炸般的声响,提着枪就破门冲了进去,发现站在一片狼藉中央的正是Steve。对方扫了一眼Bucky,又瞧了瞧周围仿佛被轰炸过的可怜的厨房,苦笑着说:“回来的真早。”


  “嗯。”Bucky警惕地看着Steve,就像对面站着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跨国恐怖组织的头目,墙上乌漆墨黑的有一坨不知道什么东西正在淌下来。Bucky觉得那是炸弹填充物。


  “出了点小意外。”Steve走过去,把Bucky手里的枪接下,拉上保险,安抚似的拍了拍背,“我会把这里搞定的。”


  Bucky才不相信Steve能把这里搞定呢。他把作战外套脱下来,露出里面的衬衣,机械臂闪着冷光,他撸起袖子,与Steve一起去挽救厨房。


  这次损失有点惨重,他们第二天还去选了个新的门。


   


  


  “我想,”Bucky斟酌着开口,在看进丈夫的蓝眼睛时犹豫了一下,“你有事情的话可以和我说。”


  虽然我或许什么忙也帮不上……但应该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以及让婚姻更加完美。


  Bucky脑子里回想起电视节目中插播的安全套广告,“XX,让您的爱情更加完美”,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的,Bucky。”Steve兴高采烈地答应下来。


  但依旧没提军火的事。Bucky有点沮丧。


  


  


  局里忽然要给Bucky放一周假期。他也没多问,确定自己签的是休假表而非离职表,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全名就回家去了。


  Steve是知道这件事情的。Bucky敢确定。他告诉Steve时,对方只是简单地讶异了一下,那细小的表情变化根本逃不过Bucky的眼睛。


  “为你高兴,”Steve切下一块牛排,弯着眼睛笑,“有什么计划吗?”


  “没想好。”Bucky嚼了嚼嘴里的东西,含糊地说:“你知道,或许会吃点东西,看会儿电视, 然后等你休假。”


  Stev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Bucky难得睡得很沉,醒来时Steve已经去上班了,车库里只剩下了杂物。Bucky拿着花洒浇花。快到春天了,熏风始吹,午后的时光让人昏昏欲睡。Steve在便签上留言说中午不回家吃饭。


  外卖员按响了门铃,Bucky侧着身子开门,把机械臂藏在了门后。他接过了外卖盒,披萨的香气从纸盒里飘出来,唤醒了饥肠辘辘的胃。


  当他从厨房找出几件奇怪的用具时,Bucky觉得必须开门见山地问问Steve最近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Steve照例回的很晚,Bucky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里传出来声音把房间填得很满。Steve从桌子上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上。然后把Bucky腿上的笔记本电脑抱起来。屏幕已经进入保护模式,Steve不小心碰到一个键,回到了桌面正打开的页面。休假圣地、旅行推荐……


  大峡谷。


  Steve看到Bucky最后打开的页面。


  


  


  这是Bucky休假的第三天。他起了个大早,带着list去商场买东西。双休日的商场人满为患,收银台排了长长的队。


  等到终于付完钱回家,Bucky开了门,手机在口袋里震动,Steve给他发了短信,告诉他自己开始休假了,正在回家的路上。


  “恭喜。”Bucky的回复还没编辑完,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这不正常。Bucky冷静地贴在门边听着里面的动静,Steve刚发了短信,以他的性格,现在应该依旧在回家的路上。


  那里面的是谁?


  Bucky想到了无数个可能。从Steve的军火交易商到对家杀手,再到恐怖组织的内部反叛与跟踪狂。


  他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到一旁,踮着脚尖溜进门,紧贴着厨房外墙,机械臂蓄势待发。


  里面的动静停了,然后是诡异的香气。


  掩人耳目。Bucky放轻呼吸。聪明的策略。


  当脚步声越来越近,Bucky上前一步准备透过对方手中的武器扼住喉咙时,听到了一个敦实的“ 噗”的声音。


  香甜的奶油气息盖住了那张熟悉的脸。


  “呃。”Steve眼睁睁地看着盘子里的蛋糕变成了糊状物,抹了一把脸,艰难地说:“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Bucky愣住了,半晌才伸出手指,沾了沾白色的奶油,放进嘴里抿了一下。


  甜的,带着牛奶气味。


  “没关系,Bucky。”Steve眨了眨眼睛,“我想我掌握烤箱的诀窍了,等会儿会再做一个。”


  那个写着“Bucky生日快乐”的蛋糕毁于一旦。Bucky跟着Steve走进厨房,看着他打蛋、倒牛奶、放面粉,像练习了无数次一样的熟稔。


  “你最近一直在做这个?”Bucky在Steve把蛋糕坯子放进烤箱时,提出了这几天萦绕不散的疑问。


  “是的,想给你个惊喜,所以……”Steve握了握Bucky的手,“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在倒卖军火。Bucky理智地想。不过虽然这个结果挺出人意料,但却很容易接受。


  Bucky拿着抹刀,动作生疏地把Steve堆砌在上面的奶油抹平。没有HB to Bucky了,只剩下了他们画的歪歪扭扭的心形。


  “一百根蜡烛好像放不下。”Steve有点发愁,“你想放几根蜡烛?”


  “两根。”Bucky抽出蜡烛,放在蛋糕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


  “吹蜡烛吧。”Steve看向Bucky,捏捏他的手心。


  Bucky凑过去,吹灭了一根,然后推给Steve,“到你了。”


  Steve怔了一下,笑起来,把另一根蜡烛也吹灭。


  他们开始分吃蛋糕,Bucky好像很喜欢吃奶油,嘴边沾了一圈。


  “对了。”Steve突然想起来什么,放下盘子,“我买了两张机票,明天起飞。”


  “哦。”Bucky歪歪头,“去哪儿?”


  “大峡谷。”


   


  


  “蛋糕好吃吗?”Steve又给Bucky切了一块蛋糕,期待地问。


  Bucky舔舔嘴角,糖放得太多了,奶油太甜,坯子也是。他想说“太甜了”,话到嘴边又止住。他慢慢、慢慢地凑到Steve面前,像电影里每个应该配着抒情音乐的慢镜头。


  “我爱你。”


  然后Steve尝到了Bucky唇上奶油的甜味。


  


-FIN


临时起意仓促写的所以画风有点奇异哈哈哈,本来想起名叫“没答案”,但发现答案其实已经有了。


希望巴基每个生日都有史蒂夫在身边。


评论

热度(427)